<cite id="fbpdt"><var id="fbpdt"><form id="fbpdt"></form></var></cite><p id="fbpdt"></p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bpdt"><nobr id="fbpdt"><meter id="fbpdt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fbpdt"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fbpdt"></form>

          無標題文檔 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

          (龍首山)入社

          2020-10-12 10:42來源:鐵嶺日報社

          【字體:

          當初合作社成立時,大寶讓社員給起名字。大憨呵呵笑著說:都是莊稼把式,誰能起好嘍!張三乜斜了大憨一眼,說:別起不好瞎起就行。

          名字最終還是有了,就叫嘎甲合作社。是在外打工多年的于五一錘定音:叫嘎甲多親切,啥也沒這個名字好。于五不是社員,但走南闖北。他說,有些東西不常離家不知道。

          大寶錛兒都沒打,說行。

          日月飛梭,這一晃過去了四年。村里人叫順了嘴,一說合作社就都知道是嘎甲合作社。“合作社今年包地多少錢一畝?”“合作社今年脫產多少錢一畝?”“合作社今年種地咋種?”……

          四年前,給合作社起名的于五歷經了一場磨難,他在北邊建筑工地干瓦匠活兒時突發腦溢血,昏迷了一個多月,好歹搶救過來,但落下了后遺癥,右邊手腳一直不咋好使。出不去了,就在家侍弄了幾頭母豬,飼喂、收拾豬圈等等對付著干。去年夏天媳婦又做了乳腺手術,不能干重活兒,地里的活計也得于五核計,就覺得越來越力不從心。于五就和媳婦商量:能不能把地包給大寶,擎現錢呢?

          媳婦山燕子一樣喳喳起來:你算算這個帳,自個兒種咋地也比包給合作社強吧!一畝地多收入一百是一百!你又不會造錢!噎得嘴角本就不利索的于五哏嘍一下子。

          媳婦說:你放心,今年種地的事兒不用你管!從今往后也不用你管,跟從前一樣!

          其實,大寶已經找過于五和媳婦好幾次了。他說:你們加入合作社,給個機器油錢就行。于五媳婦細眼一瞇,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,每次都連說不行不行。也不說原因。大寶的紫赯臉有一次就有點兒泛青:看在跟于五從小一起長大、哥們的份兒上,油錢也不要了,咋樣?那次是于五媳婦單獨接待大寶,她呲溜一下跑到門外,嘀咕道:要油錢,還欠你人情;不要油錢,誰知道有啥企圖?正推糞車的于五聽見,揚手把糞車子掀翻,嘴里含糊不清,但分明是罵媳婦。媳婦兒又一溜火線跑遠了。村里人都知道于五火氣大,不是有毛病,喊一聲就能把媳婦嚇死。

          于五媳婦第二天早上去了大寶家,把旋耕錢給了大寶,她怕給多了,大寶旋耕完再給種上。那么多社員,不能讓人家議論,但也不能全包出去。分成段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          轉眼已是谷雨時節,種得大田了。于五媳婦打電話雇好了種地機器。先種上;要是墑情不好,就繼續雇人澆水。等到三天后排上號時到地里一看,地頭有包米種散落著,化肥也零零星星撒在地面上,是種完了的模樣。到地里摳幾埯,有包米種。于五媳婦就懷疑是誰種差了。每年種差地的,追差肥的,秋天收差壟頭的,不在少數,可這幾天沒有誰找她或者打電話呀。到另一塊地看看,也種完了。她感覺蹊蹺。莫不是大寶……那他也忒膽大了!

          手機響了,大寶打來的,大寶此刻就在兩條條田地的那邊。大寶說:嫂子,地給你種完了,你愛咋咋地吧。費用你必須給,少一分都不成,我不能讓社員戳脊梁骨。趕緊叫車把化肥種子拉過來,頂錢,我這兒還有老多沒種完呢,晚了我可不要了,你就得拿現金。

          掛了電話,于五媳婦招呼拉種車的司機,把種子和化肥拉到兩條條田地的那邊去,“人家種地種差了。”嘴上這么說,心里也明朗了。于五說大寶嘴冷,確實,也確實背著她把地給種了。不過這么著也確實輕松多了。莫非他也確實像于五說的那樣嘴冷心熱?這家伙,種地的費用一分沒少要,不過確實低。這錢花得值。總聽于五說大寶這、大寶那,原以為他的風光不見得打好路來,風光了更未必行得正,現在看來,還真可能是自己錯了。自打身體不好,一直為孩子在城里上學的事和上學以后的事擔心,照這么下去,應該有指望、有奔頭了。怪不得于五老說于五。得趕緊把自己雇的種地機器退了,好在鄉里鄉親的不難。昨天跟三嬸嘮嗑兒,她寡婦失業,剛把地租給合作社,雖說不是入社,但如果嘗到了甜頭,那也大勢所趨。嗨,看起來人家沒有企圖,倒是自己放著省錢省事兒不省啊!

          于五媳婦坐在顛簸的四輪車上,拍著雪白的化肥袋子,細眼望著道旁后退的白楊,發現樹干已經泛青了。她想,嘎甲的春天來得可真早啊。

          曲春秋


          編輯:韓濤
          無標題文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