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fbpdt"><var id="fbpdt"><form id="fbpdt"></form></var></cite><p id="fbpdt"></p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bpdt"><nobr id="fbpdt"><meter id="fbpdt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fbpdt"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fbpdt"></form>

          無標題文檔 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

          (龍首山)

          村子里來了城里人(小小說)

          2020-10-12 10:39來源:鐵嶺日報社

          【字體:

          二鎖是成山的“通訊員”,剛吃過早飯,便來給成山送信:“二丫回來了,開來兩輛吉普車,八成是發大財了!”

          成山前腳剛跨出門,后腳又回來了。瞪大眼睛朝老伴淑芬喊:“我是她叔,出去六七年了,不來看我,還讓我去看她?”淑芬也提高了嗓門:“誰讓你去了,朝我發哪門子飆?”

          到了中午,有人告訴成山,二丫這次回來,帶來六七個人,在房子周圍轉了幾圈,比比劃劃地不知說些什么。有個人還畫了一張圖,畫完,都走了。

          成山手插腰罵二丫:“狼心狗肺的東西……沒良心的東西……到了家門口,也不來看看我……”

          難怪成山罵二丫。二丫上中學的時候,父母相繼去世,是成山幫她找的對象,又幫著蓋了三間房。可房子沒住幾天,就到城里打工去了。

          “不好了,來了十多個人,正在扒二丫的房子呢。”二鎖趿拉著鞋,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來。

          “扒就扒,我才不管呢!”成山嘴上說不管,兩條腿比誰跑得都快。

          來到二丫家,一伙人在揭房上的瓦,一伙人在拆土炕,還有一伙人從車上卸沙子、水泥、瓷磚等。成山明白了,這不是拆房子,是要重新裝修房子。莫非二丫真的掙大錢了?

          裝修工程進展得很快,不到兩個月,展現在成山面前的是一座白墻、灰瓦、飛檐,大玻璃窗的新房。屋外,花崗巖鋪的甬道,鏤花的圍墻,朱漆的大門,很是氣派。成山糊涂了,二丫這是要干啥呀?

          房子裝修好了,二丫也回來了。這次沒進家門,先來看成山。從車里拽出兩個大包裹,全是名煙名酒和保健品。成山臉上頓時笑開了花,對二丫的氣早拋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          二丫說,這些年在一個公司的食堂當管理員,五六百人吃飯,整天忙得腳打后腦勺,根本沒時間來看叔。又說,公司的王總是她的大恩人,他有濃厚的思鄉情結,退休后偏要到農村來住,兒子攔不住,就同二丫商量,正好二丫的房子閑著,就把老兩口接來了。

          成山不聽便罷,一聽氣得直拍大腿:“農村有啥好的,花這么多錢裝修,比蓋一座新房都貴,這不是燒錢嗎!”

          淑芬懟他:“你這不是醬缸冒泡生咸(閑)氣嗎,花你的錢啦?”

          成山沒話說了,又是撓頭又是跺腳。

          二丫將叔嬸介紹給王總夫婦。成山支支吾吾地應酬幾句,眼睛一直盯在室內的裝修上。房間里哪還有從前的影子啊!比高級賓館都強。尤其是茅房,白得像雪一樣,在這里拉屎撒尿,吃饅頭剝皮——太浪費了!

          看夠了房子,成山才轉向王總和夫人。王總長得很年輕,一點兒也不像六十五歲的人。尤其是夫人,臉白得像精粉饅頭似的,還涂了口紅描了眉,像個電影演員。

          淑芬一進屋,就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,看看這兒,摸摸那兒,自然自語地說:“我啥時能住上這樣的房子呢!”聲音不大,卻被王總夫人聽到了。笑道:“啥時來都行,我們歡迎。”

          淑芬的話像一把火,燃起了成山的希望。他心中暗想,城里人三分鐘熱血,住幾天就夠。到了冬天,北風一吼,不把他們凍跑了才怪呢!他們一走,房子就是我的了。成山越想越覺得有盼頭,心里比灌了蜜還甜。

          王總夫婦的到來,讓淑芬再也不安分了,整天像個跟屁蟲,人家干啥她干啥。王夫人早晨打太極拳,晚上舞劍。淑芬先在一邊看,看幾天就跟著比劃。淑芬還協助王夫人成立了健身協會,王夫人出錢給每個人買了一套服裝。

          清明剛過,王總家停了一輛大卡車,下來五六個人,在房前屋后栽了花卉苗木。還辟出一角,種了各種蔬菜。淑芬把王總剩下的苗木都栽到自家的院子里。

          天氣轉暖,各種花草競相綻放,惹來一群蝴蝶蜜蜂起起落落。王總夫婦戴著草帽,不停地在院子里忙活。淑芬也不打麻將了,一有空閑就學著栽花種草。

          淑芬從王總家回來,拿來幾瓶化妝品,對著鏡子不停地照。成山嘲諷她不安分守己,不務正業。她當成耳邊風,依然我行我素。

          一天晚上,淑芬說:“咱也把廁所改在屋里唄,省得夏天熏鼻子,冬天凍屁股。”

          成山本來對淑芬就有意見,一聽說要改廁所,沒好氣地說:“我是個農民,比不了王總,你要想過王夫人的生活,除非再找一個!”

          淑芬壓住火氣,耐心地說:“我也不是想和王總比,如今咱的日子好了,總不能老套套老章法吧?你看王總夫婦活得多滋潤,打冷眼看,王總得比你小十歲。”

          淑芬不提這茬兒還好,一提,強烈地刺激了成山的自尊心。自從結婚到現在,淑芬不止一次地說他長得老、長得丑,現在又和王總比。一想到王總,成山的心就堵得慌,今天似乎堵得他喘不過氣來。他“嚯”地從床上蹦起來,把王夫人送的化妝品扔了出去。罵道:“你和王總過去吧!”

          這下把淑芬惹急了,跳著腳大哭大鬧:“我想過幾天好日子有啥不對……王夫人比我小八歲,見面時管我叫姐姐,叫得我臉都沒處擱……就算我相中王總了,你去問問,王總能相中我嗎?”

          淑芬的話像一串連珠炮,轟得成山清醒了許多。是啊,淑芬錯在哪兒了呢?

          成山一宿都沒睡好。

          劉中華


          編輯:韓濤
          無標題文檔